人民网
人民网>>文旅·体育

“文艺星开讲”建党百年特别策划“红色放映室”③

对话《我和我的父辈》主创:四个关键词带你“解锁”父辈故事

黄维 刘颖颖 郭冠华 刘微
2021年10月01日15:08 | 来源:人民网
小字号

核心阅读:

从“祖国”“家乡”到“父辈”,均以普通人视角反映社会变迁。《我和我的父辈》最大的特点之一,是以演员的视角来执导影片。

——傅若清

所有演员都怀抱着最大的诚意、倾注了最大的热情来诠释自己的角色。还好我起了“带头作用”,第一个摔下马、第一个进医院的就是我自己。

——吴京

打开那首诗,我就想到了离别的那一刻,他的笑容那么灿烂,也让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。那一刻不需要演,最生动的表演,就是“没有表演”的表演。

——章子怡

改革开放之后,我们有太多故事可以讲,从哪一个切入点感知时代变化?我们想到了中国大陆第一支电视广告的诞生。这是改革开放时期创新精神的代表。

——徐峥

传承就像接力赛,你的父亲跑完了他这一段路,你必须接着往下跑,而你的孩子将接下这一棒,去完成你尚未完成的梦想。

——沈腾

从惊险的“马戏”到“穿越”的机器人,从航空航天事业到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支电视广告……近日,《我和我的父辈》导演兼主演吴京、章子怡、徐峥、沈腾与电影总制片人傅若清做客人民网“文艺星开讲·红色放映室”,畅聊幕后拍摄故事。

同时担任导演和主演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四位导演对四个故事给出了什么关键词?如何展现父辈精神的传承?且听他们细细道来。

从左至右依次为傅若清、吴京、章子怡、徐峥、沈腾。人民网记者 马天翼摄

双重身份 有苦有乐

从“国家”到“家乡”到“父辈”,“国庆三部曲”经历了哪些变与不变?傅若清表示,这几部影片均以普通人视角反映社会变迁,而《我和我的父辈》的最大特色之一,则是选用的导演首先是出色的演员,“以演员的视角来执导影片,相信他们可以带给我们一些不同的感受。”

在现场,吴京分享了自己兼任导演主演的感受。他笑言,“一组摔倒的动作,作为演员的自己在拍的时候觉得,摔得好!爬起来后去看监视器,作为导演的自己却感觉还不够好、不够惨,得再来一条。”

尽管身份有些割裂,但吴京非常享受这样的状态。“这让我在拍戏的时候更加专注,因为自己必须得站在更高、更全面的视角来看待这一过程。再摔一次,确实很疼,但对我来说就是痛并快乐着。”吴京感慨道,“拍每个镜头时,我们是在哭还是在笑,是遇上了大雨还是山洪,是在摔对讲机还是在改剧本,都历历在目。” 

徐峥对此感同身受,他表示,“演员潜在的台词就是希望能‘一条过’,作为导演则希望再来一次。”第三次参与“国庆三部曲”,徐峥再次把故事搬回上海弄堂里。为了还原年代感,他淘出大量老照片,从衣食住行上“复制”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上海。

在沈腾看来,导演的身份是把“双刃剑”,一方面可以不局限于角色,完整地表达出主题;但另一方面,也可能让自己有些“分身乏术”。“第一次担任导演兼主演,腿脚得勤快点儿。”他笑称,“从镜头前到监视器后,你得来回跑,有时候不一定能第一时间发现它的缺点,得慢慢回去看。”

首执导筒,章子怡倍感荣幸,也深觉责任重大,“我花了一年时间来做前期的准备工作,光是故事就有七八个。”尽管双重身份带来工作量的增多,但章子怡坦言,这让自己在诠释角色时更加投入了,“或许是因为对要拍的故事发生的时代、人物的命运已经烂熟于心,在演绎的时候就觉得更加清晰。”

拍摄感悟 用心用情

虽说四个故事不长,但每个导演的创作都不容易。据傅若清透露,他与导演一同经历了艰辛的创作过程,“不论是还原气势恢宏的骑兵队伍、在戈壁沙漠重建航天六院,还是重现上海弄堂的情景、畅想2050年的生活,都体现了导演们的用心用情。”

首次拍摄“马戏”,吴京感叹,“很难,可以说是以命相搏。”在拍摄之前,吴京查找了大量抗日战争相关资料,发现当年有许多骑兵团的战士因保家卫国而献出生命。考虑到他们的形象很少出现在影视作品中,吴京决定挑战从未拍摄过的“马戏”,并希望将骑兵团英勇作战的场景呈现在大荧幕上。

为了呈现逼真的战争场面,演员们进行了大量骑马训练。“所有演员都怀抱着最大的诚意、倾注了最大的热情来诠释自己的角色。”吴京回忆道,“每一位演员都从马上摔下来过,现场一直有两辆救护车在旁待命。还好我起了‘带头作用’,第一个摔马的、第一个进医院的就是我自己。”

在现场,章子怡动情聊起拍摄过程,一切仍历历在目。“我们拍摄的地方黄沙满天,有野狼出没,真的是非常艰苦的地方。他们真的太不易了。”章子怡谈到最难演绎的那一幕,当黄轩饰演的丈夫去世,她一面隐忍着失去亲人的痛苦,一面还要坚强地照顾孩子、攻克航天事业的难关,“打开那首诗,我就想到了离别的那一刻,他的笑容那么灿烂,也让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。那一刻不需要演,最生动的表演,就是‘没有表演’的表演。”

再次回到上海弄堂,徐峥更加得心应手了。“上海我比较熟悉。我还记得自己五六岁时,也就是1978年左右,南京路是什么样子的——这让我在创作的时候更‘拿捏’得住。这家是沈大成、那家是照相馆、这家是美发厅……我们全部一家一家这样还原过去。”徐峥笑言,自己外婆家所在的山西路和天津路路口恰好也在其中,复原“完工”后,连家人都被震惊了,连连点赞。

大家忙“还原”,只有沈腾需要发挥更多想象力。首次饰演机器人,沈腾坦言,自己内心有些忐忑,“很多时候我都特别不自信,演着演着,就感觉自己‘像个人’。因为机器人是不应该有太多感情的,所以我在演戏的时候是收着在演,基本上没有什么表情。”

从左至右依次为吴京、章子怡、徐峥、沈腾。人民网记者 马天翼摄

创作密码 有笑有泪

“《我和我的父辈》中有笑声、有泪水,也有怀旧和共情。”傅若清现场表示,若用一个词来形容影片,那便是“传承”,“在缅怀父辈的同时,也传承了父辈的精神。”

“《乘风》取材于真人真事。1942年,马仁兴将军的儿子马乘风在抗日战争时期为了保护百姓而牺牲,年仅22岁。”据吴京讲述,自己这一单元的关键词是“牺牲”,“我们要铭记那些为了新中国献出生命的父辈,要把父辈精神一代代传承下去。”

一向以“小人物”见长的徐峥,这次仍然选择以小见大的题材,讲述普通人顺应时代潮流开拓进取的精神。“我的故事里面出现得最多的就是市井百姓,因为我们在生活中遇到最多的就是‘小人物’。”徐峥表示,“创新”是解读《鸭先知》的关键。改革开放初期,许多“先下水的人”往往都是“小人物”,他们对于时代的变化非常敏锐,“他们为了让自己的生活更加美好,勇于去尝试各种可能。”

沈腾也以“梦想”二字作为“打开”《少年行》的密码。在“励志喜剧+科幻元素”的外壳下,沈腾呈现了机器人“邢一浩”和热爱科学的少年一起勇敢追梦的故事。“传承就像接力赛,你的父亲跑完了他这一段路,你必须接着往下跑,而你的孩子将接下这一棒,去完成你尚未完成的梦想。”

在章子怡看来,《诗》单元的关键词是“奉献”。“中国航天人的浪漫就是在天上写诗”,她以独特的女性视角,为《诗》单元带来一抹细腻与温柔,展现了中国第一代航天人为理想而奋斗的精神。

“前段时间,神舟十二号‘出差三人组’在太空中与地球的那张合影让我非常感动,我真的觉得这是最浪漫的画面。”章子怡深情谈到,她被航天六院的老院士深深打动,“他们极具使命感,内心又十分纯净,为航天事业默默地奉献了一辈子。正如电影里讲的,渺小是伟大的开始。我觉得每一个领域里,都有这样的渺小,更有这样的伟大。”

(责编:崔元苑、吕骞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返回顶部
##########
<xmp id='HB'><comment></comment></xmp>
<nobr id='QZddnl'><listing></listing></nobr><base id='HNXQE'><samp></samp></base><optgroup id='IZ'><big></big></optgroup>
    <i id='kVnVX'><ol></ol></i>
    <sup></sup>
    <kbd></kbd>
      <person id='NfEnWQQ'><comment></comment></person><q id='us'><address></address></q>
        <font id='igHfOoaU'><caption></caption></font><listing id='eUcYPR'><blink></blink></listing><var id='TvmHGcGd'><u></u></var><xmp>